首頁 - 企業文化 - 藝苑拾珍
04 Nov.2019

互联星空游戏中心

來源︰ag8環亞

我今年33歲,女性,微胖,短發,有著中年油膩大嬸的外形,但卻有一顆蘿莉少女的心。小的時候,爸爸是煤礦上衛生所所長,媽媽也是個婦女主任,雙職工,雙黨員,我從小學習優秀,在健康和諧的環境中,我平穩、順利長大。大學報考志願時,想都沒想,女承父業,自然選的醫學院。

起初對醫生的印象,來自我爸爸。小的時候,爸爸是個受人尊重的好醫生,年年都能評上優秀職工,可是年年都听到媽媽的抱怨︰“怎麼每年過年都是踫你值班?”那時家里有一個鄉村醫生一樣的醫藥箱,褐色的,蓋子上印著紅十字。常常爸爸休息在家時,病人家屬上門找,說︰“誰誰誰病了,你趕緊去看看。”爸爸二話不說,放下手中碗筷,藥箱一拿,28寸自行車一騎,走了。印象最深的是臨近有個村子,有個老爺爺80多歲了,得了前列腺增生,長期靠插導尿管排尿,他的兒子也60多歲了,經常到家里來找爸爸去他們家幫老爺子換尿管,哪怕是個雨夜,離我們家有7、8公里的泥濘小路,爸爸依然有求必應。換個尿管,也不過幾塊錢。爸爸全身濕透,沒有一點怨言。爸爸靠他精湛的醫術和和藹可親的態度,贏得了全礦職工以及附近村民的愛戴,每次和爸爸出門,只要踫到人,就沒有不認識爸爸的,都熱情地和爸爸打招呼。我當時心里就想︰“爸爸認識的人真多啊!”

畢業後我到現單位工作,工作的第一天,爸爸有幾句話交代我︰“第一、要虛心向老師學習,多學,多問,不能怕吃苦。做得多,才能學得多。第二、對待病人一定要好,就像對待自己親人一樣。”我也是按照爸爸的意思做得。

爸爸因糖尿病、高血壓多年,並發視網膜病變,視力急劇下降,檢查又發現腎功不太好,在離我1500多公里的老家基層醫院住院,因醫生的疏忽,給腎功不好的爸爸開了傷腎的藥,雙下肢明顯水腫,病情加重。住了一個星期,不能消腫,被迫轉到市里的醫院,因基礎疾病多,年齡大,轉院後爸爸基本無法進食,半個月消瘦不少,作為醫生的我知道,也只能對癥治療。我焦急萬分,很想立刻回去,可是爸爸說︰“不要緊,我們這個主管醫生很好,每天都來查房好幾次,都和我們熱情打招呼,住在這里,我很踏實,你回來也沒有多大用處,你剛參加工作,不能隨便請假。”我說︰“我想和你們主管醫生通個電話。”我們素未謀面,我從病史到每一張化驗單到治療用藥問的清楚詳細,那位醫生也很耐心給我講了爸爸的情況。通完電話,我稍微放心了一些。最後,我含著淚說了一句︰“我也是個醫生,可是我不能陪在爸爸身邊,那就麻煩你了。”半個月後,爸爸病情平穩,出院了。

我相信這個世界是有輪回的,正是因為爸爸一輩子行醫行善,所以踫到的醫生也是個特別有愛心的醫生。而我,作為家屬,更能體會到在醫院這個特殊的環境里,醫生對病人,病人家屬的微微一笑,輕輕一句問候,對他們來說,是多大的鼓勵與安慰。經歷了這件事,我工作中,除了在專業技術上不斷提高自己,對病人的態度更是和藹可親。因為我是兒科醫生,患者年齡的特殊性,沒幾個孩子見到醫生會笑的,也不見得我們想對他們笑,他們就會覺得我們是友善的。每次我查房前,都會先找點話題和他們聊天,放松他們的防備心理,女孩就夸他們漂亮,男孩就和他們聊玩具,動畫片。如果是小嬰兒,就先朝他們眨眨眼楮,做個鬼臉逗逗他們。踫到焦慮的父母,就會先打個招呼︰“早上好,昨晚孩子睡得還好吧?吃的怎麼樣?”我對每一個病人,也的確做到像爸爸所說的,當自己親人一樣對待。做了幾年住院醫生,技術越來越嫻熟,和病人談話時也越來越自信。查房時,常常听到家屬有當面表揚的,也有我還沒出門在背後議論的,大致說的是︰“這醫生真好,查體認真,態度還很好。”我的心里就想喝了蜂蜜一樣。笑著和他們說︰“這是我應該做的。”

沒有多高尚的情操,沒有多偉大的人格,父親言傳身教,一輩子奉獻給患者,奉獻給兒女。我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兒科醫生,我想做的也只是在我能力範圍內,給我的病人提供優質的醫療服務,給他們親人一樣的關懷,微笑。我相信,如果有一天,我的家人病了,也會踫到像我一樣,待他們如親人的醫生。